• 视频
  • 文章
用户登录关闭
账号
密码
验证

独生女脱得精赤溜光

家庭乱伦741阅读致富项目
来源:X8影库

清晨是好多人睡醒觉準备返工的时刻,但对祖光来讲,却是收工回家睡觉的时间, 因爲他是个夜更的士司机。
祖光本来已经结婚,但因爲他的太太忍受不了他那种日夜颠倒的生活,结婚后没几 年就离婚了,从此他就和独生女美惠相依爲命,过着平淡的生活。

祖光因爲工作时间关 系,平时难得和美惠见面,不过他却是个二十四孝的爸爸,每日都会替美惠弄好晚餐才 去上工,而早晨放工时又会买定早餐给女儿。

虽然美惠已经长大成人,已经懂得照顾自己,但祖光对这个习惯还是风雨不改。

有一次,美惠吃过早餐后便如常外出去上工。

而祖光开了一个晚上的车之后,虽然 已经好疲倦,但他还不想睡,因爲他记起好久都没有洗过床单,他打算换上新床单才睡 觉,他先进女儿的睡房,把床单拆出来。

这时他发现床褥下收藏了一本相簿。

祖光随手 把它打开,里面第一幅相是一个年约二十岁左右少女的裸照。

她虽然用手掩着下体的三 角地带,但可以肯定她有好多耻毛,因爲从她手掌边以及手指缝钻出来的耻毛比起手掌 所遮着的还要多。

祖光自从离婚后一直没有碰过其他女人,如今单是看着裸照中的三角地带,他已感 到裤子里面的肉肠一直要沖动膨涨起来。

祖光把视线向上移,看见那少女用另一边手捂在胸前,一对乳房被纤幼的手臂遮得 七七八八,可想而知她的乳房的大小有限,而相中的少女又用遮着乳房的手拿着一只剥 了皮的香蕉伸向嘴边,扮出一脸极之淫秽的好像在含阳具的表情。

这时祖光认真注意到相中人的样貌,他望了一眼后,就吓得双手发震,连本来已经 沖动了的肉肠也即时软下来,原来相中的少女并非谁人,正是他的宝贝女儿美惠! 相信任何一个爲人父母者,如果发现女儿拍摄过裸照,心里面第一个想法就是女儿 已经被男人骗了,祖光也不例外,他爲了查出这个男人是谁,于是继续翻开相簿,希望 从中可以查出一点蛛丝马迹,但他越看就越觉得心痛,因爲最初的几幅裸照虽然都是全 裸,但三点部位始终是遮遮掩掩,但后来的裸照却越来越大胆,先是露乳,然后连三角 地带也影出来,当中还有几张是手淫时用手指挖开阴唇时的大特写,当祖光翻看了大半 本相簿后,他首次看到一幅双人合照,当他看到女儿身边的人时,他真是不知应该放心 还是担心了。

原来相中另一个女仔是美惠由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晓彤,祖光也认识了她好多年,知 道她并非坏女孩,可能两个女孩子因爲一时贪玩所以一齐影一辑裸照,以现时的社会风 气来讲,好多女孩子都想趁青春影辑裸照做纪念。

而祖光也不是食古不化的人,他见女 儿既然把这辑裸照收藏得这麽密实,相信也不会有其他人看过这些相,况且这些相是她 们互相影的,由此可以估计美惠没有被男人欺骗,祖光总算可以放心了。

但令他担心的是那些台照中除了有普通裸照之外,还有些接吻、互相摸捏乳房,甚 至是替对方口交的相片,由此可知两个女孩子是同性恋的“豆腐妹”。

本来美惠和晓彤磨豆腐,祖光起码不用担心女儿会被被弄大个肚子,但他只得美惠 一个宝贝女,他的 望就是想女儿快些找个男朋友,然后结婚生孩子,过着平淡而幸福 的生活,如今发现女儿竟是豆腐妹,他不禁爲女儿的将来而担心,他坚决要拆散这对豆 腐鸳鸯。

祖光一边想办法,一边继续翻看相簿,它的后半部大多数都是晓彤的单人裸照,祖 光由小看到她大,但从来没有留意过她的身材,她和美惠虽然同年,但身材却好过美惠 好得多,一对坚挺的乳房大到一只手都遮不住,上面的乳头鲜红如血,祖光忍不住拿着 她的裸照吻了两吻。

至于她下体的耻毛并不多,可以看到她的两片大阴唇生在稀疏的耻 毛下,当中却有一小片小阴唇从夹缝之中钻出来。

祖光不禁对晓彤起了兴趣,他在相簿中偷偷拿了一幅晓彤的裸照,然后把相簿放回 原位,再把旧床单盖回床垫上,使女儿不会发觉他曾经看过这相簿。

这晚,美惠以爲爸爸要开工,放工后就约了晓彤回家,打算先食饭然后磨豆腐,谁 知她们连饭都未吃完,祖光就返回家里,他说是计程车的收费表坏了不能开工,两个女 孩子感到好扫兴,晓彤只好告辞回家,而祖光就自动说要开车送她。

“晓彤,我一向都当你是亲生女似的看待,我有话要问你,你要老实回答我。

”在 僻静的停车场内,当她坐上祖光那部计程车时,祖光并没有立即开车,他拿出晓彤的裸 照问道:“你是不是和我个女儿磨豆腐?” “不关我事的!”晓彤见祖光拿着她的裸照,她就好像觉得自己现在是赤裸裸的被 他望着,她在害羞之余知道这件事已无法隐瞒,于是照实回答道:“最初是美惠要我和 她这样的!其实我都想过识男孩子的,但又怕美惠不高兴,所以就一直和她这样。”

“换句话讲,你都有想过和男人享受真正的性爱吧!”祖光讲到这里,突然抚摸着 晓彤大腿说道:“不如等我给你见识一下真正男人吧!” “我们在这里?”晓彤刚想说什麽,祖光已经打断她的话,他笑着说:“你和美惠 磨豆腐是有违天理的事,当然要偷偷摸模的做。

但我和你就不同了,男人和女人做爱是 天经地义的事,在什麽地方都做得!” 他一边讲一边顺着晓彤大腿摸入她的连身裙内,初时她也有点反抗,但渐渐就变得 半推半就,最后更放松全身让祖光爲所欲爲,所以祖光轻易就解开她的腰带,然后抽着 裙脚把连身裙拉高至心口,祖光再把她的内裤扯下来,同时又揭起她的胸围,晓彤身体 的重要部位便赤裸裸的尽现祖光眼前。

祖光虽然看过她的裸照,但如今赤裸的晓彤就在他眼前,不单止有得看,又可以摸 玩,还可以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少女体香,摸她之时,又欣赏到她断断续续地 发出的呻吟声,祖光的肉肠在这种刺激影响下变得又热又硬,这时的停车场里一个人影 也没有,于是他把晓光抱到后排的座位上,急不及待地向她的阴户进攻了。

晓彤虽然是第一次尝试到男人的肉肠,但她的处女膜早在几年前在磨豆腐时被美惠 的手指挖穿了,因此祖光的肉肠可以全无阻滞的插入,不过晓彤磨豆腐时,美惠只会用 一两支手指插进去,而祖光的肉肠当然比两只手指粗得多,所以晓彤还是觉得阴户好似 被撕开了的。

但同时她又感到一份比磨豆腐更刺激的快感,她把一切痛楚都抛于脑后, 尽情享受每一下抽插,直至祖光把精液射进她子宫里后,她还用双脚缠着他屁股,不準 他把肉肠抽出。

及至他们的肉体分开之后,晓彤用纸巾揩抹她的阴户,竟发现落红片片。

祖光心里 觉得过意不去,于是说道:“晓彤,很对不起,我不知你还是处女,我见到那些像片, 以爲你和我女儿玩的时候就已经破身了。”

晓彤把头钻到祖光的怀里,说道:“不要紧的,其实我和美惠玩的时候,早就弄破 处女膜的了,只不过你的东西又粗又长,所以才彻底地将我开苞了嘛!” 祖光满怀歉意地说道:“真不好意思,刚才弄痛你了吧!” 晓彤依偎着祖光,说道:“虽然有些疼,但是我也尝试到和美惠玩的时候更刺激、 更痛快的享受,可惜地方太挤迫了,要不一定更加过瘾。

祖光道:“自从美惠的妈妈离开我之后,我就未接近过女人,所以我一见到你迷人 的肉体,就忍不住把你轻薄,刚才我实在太失态了吧!” 晓彤柔声地说道:“你弄我的时候,起初我心里也不很 意。

但是当你进入的肉体 之后,我就默认自己是你的女人了。

现在我们已经不再陌生了,也就不要说客气话了。

今晚我本来就不準备回家,不如我们找过地方过夜好吗?” 祖光道:“当然好啦!平时我载偷情男女到九龙塘时,就已经对那些别墅的地点很 熟悉,不过我从来没有涉足风尘,所以并不知内里乾坤。

不如我们现在就去试试吧!” 晓彤道:“会不会很贵呢?” 祖光笑着说道:“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再贵一点也应该去一去呀!” 祖光说完就立即开车,把晓彤带到九龙塘的一家别墅。

进了别墅的房间里,晓彤显得非常的娇羞。

祖光替她宽衣解带后,她就躲进浴室里 去了。

祖光把自己脱得精赤溜光后,也跟着走进浴室。

在柔和的灯光下,他见到的全身 赤裸的晓彤此刻更加迷人。

她那白嫩的乳房既饱满又尖挺,稀疏的阴毛下就是那涨卜卜 的肉桃裂缝。

祖光上前想替晓彤沖洗,晓彤却被他弄得又羞又痒地弯下了腰。

祖光细心地帮晓彤擦洗身体的每一部份。

他对这个娇嫩的女孩子已经爱之入骨,这 个正处在壮年阶段的男人也使晓彤芳心暗许。

她小鸟依人地偎在他怀里,任他摸玩捏弄 着她丰满白嫩的乳房,也任他再次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的阴户。

祖光问道:“现在还会疼吗?” 晓彤低声回答道:“不很疼了,刚才在车上弄时,开始倒有些疼,后来你继续抽插 时,我全身都趐麻,我和美惠搞时,从来也没有这麽兴奋过。

祖光爱抚着晓彤的肉体,深情地说道:“晓彤,你真迷人,可惜我和你的年龄差得 太多了,否则我一定要娶你做太太。”

晓彤笑着说道:“你还很精壮呀!我自小没有父母,只跟着我姨妈生活,我倒很乐 意嫁给你,因爲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很快乐。

我想,你一定也会好疼爱我的。”

“真的吗?”祖光激动得浑身颤抖,他把晓彤紧紧地搂住,兴奋地说道:“我如果 待你不好,定遭天遣。

我们到床上去吧!我要好好地和你再玩一次。

晓彤让自己的肉体和祖光脱离,她温柔地替他抹干身上的水渍。

俩人携手走出浴室 门口,祖光把晓彤的粉嫩娇躯轻轻抱起来,慢慢地放在床上。

他捧起她一对小巧玲珑的 小肉脚又吻又舔,还用舌头去钻她的脚趾缝。

逗得晓彤吃吃地笑。

接着,他又顺着她的小腿,大腿,一直吻到她的阴户。

他把舌头伸入阴道里搅弄, 晓彤肉紧地把一双雪白的嫩腿夹住祖光的头。

晓彤很感激祖光爱她入骨,也投桃报李,表示也要替他口交,于是祖光上床,趴到 晓彤身上,俩人玩起“69”花式来。

晓彤的口技并不熟练,然而祖光已经很满足,因爲他还是第一次让女人衔着他的阴 茎又吮又吸。

他几乎把持不住,要在晓彤嘴里发泄。

自从这晚之后,晓彤就爱上祖光那条令她欲仙欲死的肉肠,虽然她在年龄上简直可 以做祖光的女儿,但他们后来竟然结了婚,她已变爲美惠的后母了。

标签: 爸爸, 处女, 近亲乱伦, 口交, 妈妈, 男朋友, 女儿, 司机, 太太, 偷情
小弟的一次準3人行
想起上个月那次在休閑中心的经曆,现在仍然是激动万分,一切的一切仿佛曆曆在目。
一直想动动文笔写下来,到现在才有时间,且让我慢慢回味,仔细道来。

和情人好久没有见面了,正好上个月是她的生日,我们约好先去游泳再去吃饭。

在游泳馆门口相见,她还是一如往日那麽青春活力,披肩长发,黄色露脐短上衣,牛仔裙,很得体地衬托出她的细长圆润的腿,盈盈一手可揽的纤腰(以下情人称小C)见到她以后,我们默契地对视一笑,“比以前更漂亮了哦?”她撇了我一眼“讨厌,漂亮个大头,这麽久都不关心我一下”。

我们分两个房间沐浴更衣以后,进入泳池游泳。

小C今天穿着件鹅黄色的比基尼泳装,露出雪白若白玉般的肌肤,柔若无骨的手臂,修长的大腿。

一进泳池,小泳裤还是那种旁边系带式样的,所有人的眼光都齐刷刷地在她的身上扫射,仿佛要把她的衣服撕开。

然后再用嫉妒的眼光瞄着我。

我们在泳池里面游了好多来回,感觉累了,就到旁边的桑拿房里面干蒸,在湿蒸里面我用盐帮她涂在细腻的背部,还有大腿,把其他的人眼睛都给看直了。

游完泳沐浴后,小C换了套米色的长袖公主泡泡杉,黑色贴身小热短裤,披肩的长发湿湿的,蹦蹦跳跳如小兔般向我跑来,如大自然般的清新秀丽。

“饿啦,快,一起去吃东西咯”。

长发一甩,一股雨后空气般清新的味道让我瞬间有点儿晕眩。

出门后,我随手拦了个车子,“怎麽了?今天没开车出来”“你生日,要一醉方休,怎麽能开呀”,又是对视一笑。

打了车后,我们到了一家不大,环境很优美的餐厅,点上几个景致的菜,喝了两瓶法国原装葡萄酒,叙着久别以来的趣事。

时光在流逝,人和事也在变换,不变的是我们之间的默契和那份感动与温暖。

随着红酒下肚,那股暖意慢慢向全身流淌。

轻柔的萨克斯在耳边回蕩,墙上挂着欧洲中世纪的油画,昏暗的灯光,小C的声音柔柔的粘粘的,此时窗外的雨依然自顾自地瓢泼而下。

仿佛间,我俩已经对坐了几千年,似乎还要永远这麽下去。

她轻轻地歎了一声。

“怎麽了,亲爱的?”我问。

“我很开心,我的生日你能陪我过,我好想时间就这麽停留在这一刻”。

我对她微笑了一下,手地伸到桌子下面,放在她的白晰大腿上,她很热情地用另外一条腿夹紧了我的手。

没多长时间,酒全喝完了,这时候已经有点醉了。

我们的脸色都潮红。

“走吧”“去哪儿呀,哥哥”“带你去醒醒酒,享受一下,去个休閑中心保健按摩”“好呀好呀”。

我结完帐,出了大门,拦了辆车直奔休閑中心而去。

一会儿时间,已经到了这家装修豪华的休閑中心。

这家休閑中心装修得金壁辉煌,在本市素以高档着称。

下了车后,小弟上来殷勤招呼“欢迎光临,先生请问要什麽房间?”“当然是贵宾房,最好的那种”。

“好的!贵宾这边请”。

电梯的门匡铛一声打开,我们站在门口,进去会发生什麽?不进去会怎麽样?人的一生,也似乎就是如此,不尝试怎知其中滋味?我搂着小C的细腰,上了电梯。

电梯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我轻轻地把脸转过来,闭上眼睛,靠在她的秀发上,感觉着属于她的特有的芳香,还是我最喜欢的ElizabethArde的香水,夹着毛孔中散发出来的葡萄酒的味道,竟然有些靡靡之意,也注定了这是个不平凡的,值得永远回味无穷的美丽夜晚。

她把脸侧过来,鼻尖轻触我的脸庞,也触动着我心里的好久没有爲之感动的心弦。

小C喃喃地说“这些日子,我常常发火、生气、或者哭泣。

但是见到你的这几小时,我忘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我要你,你晚上要好好爱我”。

电梯直达7楼,这层全部是贵宾包间。

这种包间非常大,约有60平方米。

是分两大间的,一间是洗浴房,另外一间是按摩房。

洗浴房里面有大型按摩浴缸、干蒸房、湿蒸房、沐浴房、洗浴床。

按摩房里有两张床是紧挨着的,中间没有隔开。

往外面有个磨砂玻璃屏风,屏风外有一套宽大舒适的沙发和茶几。

电梯门开以后,服务生殷勤地迎上来“先生您好,请更换拖鞋”。

我们坐在沙发上,更换了拖鞋,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时候,一股酒劲直沖上头,我们的头更晕了,两个人的脸色都红红的,看来甚是可爱。

房间是最靠里面的一间,非常地安静隐蔽,我想:没有人打扰,又喝了这麽多酒,小C应该会更放得开了,晚上有机会了。

小C我好喜欢你,晚上一定让你得到更多的快乐和享受。

人生就象旅行,既然来此一程,就不要错过路上的风景,开心快乐的事情都得尝试。

我们在一起,让平淡的日子多了些芬芳,让平凡的日子有了点与衆不同。

进了房间,服务生端着个盘子跟了进来,里面有两杯鲜橙汁,还有条大毛巾,服务生把毛巾挂在门上有个方形玻璃的地方,对我们鞠了个躬,“先生祝您晚上愉快,需要服务请打电话”。

服务生出去以后,我们双目对视,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相互品尝着对方嘴中的甘霖。

我抱起小C,走进了沐浴室。

我们轻解罗衫,此时,酒劲更加上涌,一时意性到来,我们竟然没有任何前奏,就双双躺倒在沐浴室的洗浴床,开始了最优美的协奏曲。

过了几分锺,我想:不行,这次是带小C来享受的,这麽结束太快了,也太不完美了。

于是,我停下动作,在她耳边说“我们先去沖个澡,享受按摩后再亲热好不?”小C眼神迷离,“亲爱的,你喜欢怎麽样都可以”。

于是我们去浴缸泡过以后擦干净身体,穿上了一次性的纸质内裤和浴袍,拨打了放在茶几上的电话“麻烦叫两位进来按摩”“请问是要两女生呢还是一男一女”。

我心想:这不费话嘛多此一问,如果小C要女生按那岂不前功尽弃,连忙说“一男一女,服务好点的”。

“好的,请等一会儿,马上到”我们两个又是一阵头晕,我扶着小C到其中的一张按摩床躺下,给她盖上白色的浴巾,然后我自己也到另外一张按摩床躺下,感觉有点冷,我也盖上了浴巾。

也许是这家休閑中心生意太好了,说是马上,竟然等了约有20分锺。

我这时候有点儿醒酒了,正想去打电话叫唤一下,这时候,门咚咚咚地响了,我有点不高兴地叫了一声进来。

一男孩和一女孩各自提着个带拉链的手提小包走了进来,然后把门关上。

鞠了个躬“您好,我是XX号,久等了,很高兴爲您服务”。

那女孩子约20岁左右,穿着红色短袖缀花有领T恤,下面穿一件只长过大腿根部一点的白色超短裙,腿粗细正好,称之爲圆润光华,又白又嫩,一点也不过分。

看了这麽漂亮的身材,我的气顿时消了,“快来吧美女,我等你等了一个世纪了”。

那女孩子嘻嘻抿嘴笑了一下。

那男孩子穿着一套白色的短衣短裤,身上的都是瘦肉,尖尖的脸,还留着两撇小胡须,长得有点象西安秦兵马俑的那种脸型。

还是算帅的,但是看起来有点那种痞痞的感觉。

我心想,你小子真有福气,今天有这麽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未婚的,没有男朋友的。

让你全身按摩,该摸的不该摸的都让你摸了。

平时走在路上遇到,估计小C连正眼都不会看你一眼。

那男孩(以下简称A男,按摩男的拼音,呵呵)进来的时候满脸疲惫,看到小C这麽年轻漂亮的美女,眼睛突然间一亮,大步走到小C身边,例行公事地说了下“您好,我是XX号,很高兴爲您服务”。

小C星眼朦胧,从喉咙里挤出了声嗯。

爲我按摩的女孩问了我下,“请问你们要按一个种还是两个种”。

我来过这里,知道一个种就是穿着浴袍进行头、肩、手、腿的按摩,两个种就是加上背部推油,胸部推油,臀部推油,我想:小C我喜欢你,我想让你多享受享受,推油能减轻疲劳、又有益皮肤,今天既然来了又气氛这麽好,应该让你尝试一下。

别怪我哦。

我答到“两个锺,谢谢”。

于是,按摩正式开始。

这家休閑中心我已经来过多次,而且,带自己情侣来按摩的重心,不在于自己,而在于情侣是否真正得到享受与放松。

于是,我把重点放在了小C那里,头转向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A男首先进行头肩按摩。

他拿把低凳子,坐在小C的头部后面,面朝小C.由于这是第一个锺,都是穿着浴袍的。

A男先把两手伸到小C的背后,用手指头往上按小C的背部。

由于隔着衣服,小C没有什麽反映,仍然眼睛紧闭,小嘴嘟起来,长长的眼睫毛甚是可爱。

按了一小会儿,转到头部按摩。

这时才看见A男的手细细长长的,看起来很象是女人的手,我不由得从心里鄙视了他一下。

头部按摩和一般的按摩没啥两样,在脸上揉来揉去,我早就不耐烦了,心想这些次要地方你就别再按了,赶紧换下一个吧。

好不容易等了十几分锺,才轮到按手部。

手部按摩就是例行公事,相信大部分有去过正规保健按摩的兄弟们都是知道的,无非就是先捏捏十个手指头,甩一甩活活筋,然后按摩一下小臂,然后是大臂。

小C这时候有点儿醒酒了,眼睛眯开一条缝,悄悄地打量着给他按摩的A男。

A男看见小C在看他,竟然还有点不好意思,垂下头来。

小C似乎乐了一下,侧头看着旁边的油画。

想必这个细节也悄悄地打动了点小C的心理防线。

接下来是腿部按摩,这个就有点见功夫了。

这家休閑中心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不会单刀直入,直到关键部位,引起女生的反感。

在乎循序渐进,从其他地方开始轻柔地按摩,慢慢打消女生心中的顾虑,进入状态后,再逐渐到动情的部位。

腿部按摩也是这样子。

首先从足部做起。

A男先在手上倒了些精油,涂在足盘及足底上,抹均匀以后,手心在足背上划圈下压,力道适当加重,但是又是非常地温情,好象细心的男人在替自己辛劳一天的老婆服务。

看小C的表情那是相当受用。

足部完以后是小腿,A男抬起小C的膝盖,把浴袍稍微往旁边撩一点,露出小腿。

还是把精油倒在手心,双手互搓让精油有些温度。

把小C的小腿肚放在两手中间按摩小腿肚,然后由上向下刮。

由于今天刚游了泳,正好有些疲劳,看得出小C很喜欢这个手法,睁开的眼睛又闭上了,很舒适地躺在枕头上任A男摆布。

左小腿结束后是右小腿,一会儿就结束了。

A男继续他的侵入,把小C的浴袍下摆完全分开到两边,顺着按摩床垂下。

这家伙的手法实在是极佳,之前把小C服侍得太舒服了,因此这动作没有招来小C的任何抵抗。

这时候,小C又细又长的美腿,已经完全暴露在我们的面前。

我们穿的都是纸质的内裤,可以看见小C前面黑色的一片神秘的诱惑。

我的感觉一下子上来了,不由得撑起了帐蓬。

由于大腿的面积比较大,这次A男就没有把精油倒在手里,而是直接滴了一些在大腿上面。

他的手法非常独特,采用类似于轻刮的方法,从前面一直把油刮到后腿肚。

把油涂抹均匀在腿上。

小C最引以爲豪的是她的一双美腿,168的身高,配上白白嫩嫩的腿,穿着超短裙,走在路上常引来无数狼的回眸。

美腿涂上油以后,更显匀称洁白,在昏暗的灯光中,映出一片雪白。

我和A男的眼睛同时都瞪圆了。

小C还不知道,眼睛闭闭继续享受。

从膝盖开始,用手心小圈轻柔向上,继续继续,很快到了大腿内侧,这是女性最敏感的部位之一。

A男很恰当地减轻了力度。

他的动作很缓慢,与其说是推油,感觉起来更像是在抚摸,在小C满是油的腿上来回的抚摸,一阵阵舒滑的感觉,让小C原本就敏感的身体轻微的颤抖。

A男的双手一边抚摸,一边按摩,一边搓揉,一边接近小C的重要部位。

A男的手一直到小C的大腿根部后,突然停下来,然后沿着耻骨边缘,用手指画出一道界线。

这也好象默默告诉小C,大腿按摩就到此爲止。

有了这样的暗示,小C紧绷的心情,也逐渐松懈下来,毕竟小C还未婚,甚至连男朋友都没有,如果太着急了反而会让她有所畏惧。

但是在陌生男人面前穿着纸裤裤露出自己大腿这种经曆,还是第一次,让她也感到非常刺激。

隐隐的我竟然看到小C纸质的裤裤已经有点儿湿润。

同样的手法按摩完另外一美腿,A男还是很职业地问了一下“请问要推油吗”。

在这种情况下A男问得还是很突兀。

我知道这推油才是按摩的精华部分,爲了让小C尽情享受,我忙替她回答“要”。

于是A男答“麻烦把浴袍脱了吧,转过身来趴在床上”说是麻烦把浴袍脱了,其实哪个女孩子会自动在陌生男人面前脱衣服呢?小C已经趴在按摩床上了,于是A男很有经验地从腿部撂起,把浴袍帮小C脱了。

小C的光滑如凝脂的背一览无余,身上此时就只剩一条纸短裤了。

细细的杨柳腰看了就让人想盈盈一握。

我和A男都瞪大了眼睛地看。

给我按摩的那个女孩子的动作和A男都是同步的,这时候她也脱了我的浴袍,让我趴在床上,开始按背。

可是此时的我心思都哪会放在那个女孩子身上,头就枕在自己的脸下面,头尽量侧着还抬了起来,睁大了眼睛看A男的动静,两个按摩床才隔了十厘米,我很清晰地可以洞察。

只见A男很轻巧地拿了块浴巾盖在小C的屁股上,适时地缓解了小C的紧张情绪。

倒了些精油在小C的背肩部,轻轻涂匀,A男看见美女,不惜血本大献殷勤,倒了小半瓶精油下去。

顿时小C有种松松滑滑的感觉在身上蔓延。

双手大面积地摩擦颈部的肌肉,由脊椎慢慢向两肩扩张,大概按摩一分锺左右。

A男站到了小C的侧面,用双手的手掌由肩部到腰部进行上下的推按,A男的手按到腰部时候,也同时向下拉一拉腹部的肌肉,按到背的时候,也同时向下抚摸到小C的RF,每次抚摸到RF,敏感的她身体都往上拱了一小下。

这时候我从侧面可以看到小C大小恰到好处的RF,上面逐渐也沾了些精油上去。

这样重複几次,A男换了个姿势,四指轻抚小C的背部,背部有很多重要的穴位,都非常的敏感,容易挑起性欲,轻抚完几分锺以后,可以感觉小C的情绪明显放松了下来。

接下来是指推背部,先从背部开始慢慢地向下,到腰身的地方,再往下一点,到了股沟上方,双手竟然从纸质裤裤伸了进去,小C浑身颤抖了一下,也没有反抗,竟然任凭A男的双手在雪白的屁股上面摸索。

我不由得从心里暗暗地赞歎了下A男,如果动作顺序反过来,甚至是手法力度上有所欠妥,平时斯文的小C无论如何不会接受这种按摩的。

背部推完以后,是更加深入的臀部推油。

A男把盖在臀部的浴巾掀起,盖在小C的背部上。

说“我帮您把裤子脱了”手从后面把小C的内裤拉下去脱掉。

这是个惯例,无论如何,女性客人不会自己脱掉最后一道名义上的防线的。

A男跨坐在按摩床上,把小C的大腿抬起,架在自己的大腿上面。

这时候按摩我的女孩子也做了一样的动作。

只是此时此刻我的心思根本就没在那个女孩子上面,瞄一眼看小C眼睛始终害羞地紧闭,干脆就用肘关节支撑起自己的上身,目不转睛地看着小C.按摩我的女孩子可能很少见过我这种,有这麽漂亮的情人,还带她来进行按摩,注意力还全部在她被一个陌生男人按摩,一双明眸盯着我看,满眼迷惑还带有些笑意。

我白了她一眼,示意她忙她的别管我。

发表评论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爬虫

    © 2021 www.x8x8.site Theme by X8影库

    Email:wechat@ruru.be